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六合神话论坛 >

《世说新语·贤媛》全文

发布日期:2019-08-15 17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1陈婴者,东阳人。少修德行,著称乡党。秦末大乱,东阳人欲奉婴为主,母曰:「不 可。自我为汝家妇,少见贫贱,一旦富贵,不祥。不如以兵属人,事成,少受其利;不成, 祸有所归。」

  2汉元帝宫人既多,乃令画工图之,欲有呼者,辄披图召之。其中常者,皆行货赂。王 明君姿容甚丽,志不苟求,工遂毁为其状。后匈奴来和,求美女于汉帝,帝以明君充行。既 召,见而惜之,但名字已去,不欲中改,于是遂行。

  3汉成帝幸赵飞燕,飞燕谗班婕妤祝诅,于是考问。辞曰:「妾闻死生有命,富贵在 天。修善尚不蒙福,为邪欲以何望?若鬼神有知,不受邪佞之诉;若其无知,诉之何益?故 不为也。」

  4魏武帝崩,文帝悉取武帝宫人自侍。及帝病困,卞后出看疾。太后入户,见直侍并是 昔日所爱幸者。太后问:「何时来邪?」云:「正伏魄时过。」因不复前而叹曰:「狗鼠不 食汝余,死故应尔!」至山陵,亦竟不临。

  5赵母嫁女,女临去,敕之曰:「慎勿为好!」女曰:「不为好,可为恶邪?」母曰: 「好尚不可为,其况恶乎!」

  6许允妇是阮卫尉女,德如妹,奇丑。交礼竟,允无复入理,家人深以为忧。会允有客 至,妇令婢视之,还答曰:「是桓郎。」桓郎者,桓范也。妇云:「无忧,桓必劝入。」桓 果语许云:「阮家既嫁丑女与卿,故当有意,卿宜查之。」许便回入内,既见妇,即欲出。 妇料其此出无复入理,便捉裾停之。许因谓曰:「妇 有四德,卿有其几?」妇曰:「新妇所乏唯容尔。然士有百行,君有几?」许云:「皆 备。」妇曰:「夫百行以德为首。君好色不好德,何谓皆备?」允有惭色,遂相敬重。

  7许允为吏部郎,多用其乡里,魏明帝遣虎贲收之。其妇出戒允曰:「明主可以理夺, 难以情求。」既至,帝核问之,允对曰:「『举尔所知』,臣之乡人,臣所知也。陛下检 校,为称职与不?如不称职,臣受其罪。」既检校,皆官得其人,于是乃释。允衣服败坏, 诏赐新衣。初允被收,举家号哭。阮新妇自若,云:「勿忧,寻还。」作粟粥待。倾之,允 至。

  8许允为晋景王所诛,门生走入告其妇。妇正在机中,神色不变,曰:「早知尔耳!」 门人欲藏其儿,妇:「无豫诸儿事。」后徙居墓所,景王遣锺会看之,若才流及父,当收。 儿以咨母,母曰:「汝等虽佳,才具不多,率胸怀与语,便无所忧;不须极哀,会止便止; 又可少问朝事。」儿从之。会反,以状对,卒免。

  9王公渊娶诸葛诞女,入室,言语始交,王谓妇曰:「新妇神色卑下,殊不似公休。」 妇曰:「大丈夫不能仿佛彦云,而令妇人比踪英杰!」

  10王经少贫苦,仕至二千石,母语之曰:「汝本寒家子,仕至二千石,此可以止 乎!」经不能用。为尚书,助魏,不忠于晋,被收,涕泣辞母曰:「不从母敕,以至今日」 母都无戚容,语之曰:「为子则孝,为臣则忠,有孝有忠,何负吾邪?」

  11山公与嵇、阮一面,契若金兰。山妻韩氏,觉公与二人异于常交,问公,公曰: 「我当年可以为友者,唯此二生耳。」妻曰:「负羁之妻亦亲观狐、赵,意欲窥之,可 乎?」他日,二人来,妻劝公止之宿,具酒肉。夜穿墉以视之,达旦忘反。公入曰:「二人 何如?」妻曰:「君才致殊不如,正当以识度相友耳。」公曰:「伊辈亦常以我度为胜。」

  12王浑妻锺氏生女令淑,武子为妹求简美对而未得,有兵家子,有俊才,欲以妹妻 之,乃白母,曰:「诚是才者,其地可遗,然要令我见。」武子乃令兵家儿与群小杂处,使 母惟中察之。既而母谓武子曰:「如此衣形者,是汝所拟者非邪?」武子曰:「是也。」母 曰:「此才足以拔萃;然地寒,不有长年,不得申其才用。观其形骨,必不寿,不可与 婚。」武子从之。兵儿数年果亡。

  13贾充前妇,是李丰女。丰被诛,离婚徙边。后遇赦得还,充先已娶郭配女,武帝特 听置左右夫人。李氏别住外,不肯还充舍。郭氏语充,欲就省李,充曰:「彼刚介有才气, 卿往不如不去。」郭氏于是盛威仪,多将侍婢。既至,入户,李氏起迎,郭不觉脚自屈,因 跪再拜。既反,语充。充曰:「语卿道何物?」

  14贾充妻李氏作女训,行于世。李氏女,齐献王妃;郭氏女惠帝后。充卒,李、郭女 各欲令其母合葬,经年不决。贾后废,李氏乃□(衤付),葬遂定。

  15王汝南少无婚,自求郝普女。司空以其痴,会无婚处,任其意,便许之。既婚,果 有令姿淑德,生东海,遂为王氏母仪。或问汝南:「何以知之?」曰:「尝见井上取水,举 动容止不失常,未尝忤观,以此知之。」

  16王司徒妇,锺氏女,太傅曾孙,亦有俊才女德。锺、郝为娣姒,雅相亲重:锺不以 贵陵郝,郝亦不以贱下锺。东海家内,则郝夫人法,京陵家内,范锺夫人之礼。

  17李平阳,秦州子,中夏名士,于时以比王夷甫。孙秀初欲立威权,咸云:「乐令民 望,不可杀,减李重者又不足杀。」遂逼重自裁。初,重在家,有人走从门入,出髻中疏示 重,重看之色动。入内示其女,女直叫「绝」,了其意,出则自裁。此女甚高明,重每咨 焉。

  18周浚作安东时,行猎,值暴雨,过汝南李氏。李氏富足,而男子不在。有女名络 秀,闻外有贵人,与一婢于内宰猪羊,作数十人饮食,事事精办,不闻有人声。密觇之,独 见一女子,状貌非常,浚因求为妾。父兄不许。络秀曰:「门户殄瘁,何惜一女?若联姻贵 族,将来或大益。」父兄从之。遂生伯仁兄弟。络秀语伯仁等:「我所以屈节为汝家作妾, 门户计耳!汝若不与吾家作亲亲者,吾亦不惜余年!」伯仁等悉从命。由此李氏在世,得方 幅齿遇。

  19陶公少有大志,家酷贫,与母湛氏同居。同郡范逵素知名,举孝廉,投侃宿。于时 冰雪积日,侃室如悬磬,而逵马仆甚多。侃母语侃曰:「汝但出外留客,吾自为计。」湛头 发委地,下为二□(髦毛换皮)。卖得数斛米,斫诸屋柱,悉割半为薪,□(坐刂)诸荐以 为马草。日夕,遂设精食,从者无所乏。逵既叹其才辩,又深愧其厚意。明旦去,侃追送不 已,且百里许。逵曰:「路已远,君宜还。」侃犹不返。逵曰:「卿可去矣。至洛阳,当相 为美谈。」侃乃返。逵及洛,遂称之于羊□(日卓)、顾荣诸人,大获美誉。

  20陶公少时,作鱼梁吏,尝以坩□(鱼差)饷母。母封□(鱼差)付使,反书责侃 曰:「汝为吏,以官物见饷,非唯不益,乃增吾忧也。」

  21桓宣武平蜀,以李势妹为妾,甚有宠,常着斋后。主始不知,既闻,与数十婢拔白 刃袭之。正值李梳头,发委藉地,肤色玉曜,不为动容,徐曰:「国破家 亡,无心至此,今日若能见杀,乃是本怀。」主惭而退。

  22庾玉台,希之弟也。希诛,将戮玉台。玉台子妇,宣武弟桓豁女也,徒跣求进。阍 禁不内。女厉声曰:「是何小人!我伯父门,不听我前!」因突入,号泣请曰:「庾玉台常 因人脚短三寸,当复能作贼不?」宣武笑曰:「婿故自急。」遂原玉台一门。

  23谢公夫人帏诸婢,使在前作伎,使太傅暂见,便下帏。太傅索更开,夫人云:「恐 伤盛德。」

  24桓车骑不好着新衣,浴后,妇故送新衣与。车骑大怒,摧使持去。妇更持还,传语 云:「衣不经新,何由而故?」桓公大笑,着之。

  25王右军郗夫人谓二弟司空、中郎曰:「王家见二谢,倾筐倒庋;见汝辈来,平平 尔。汝可无烦复往。」

  26王凝之谢夫人既往王氏,大薄凝之。既还谢家,意大不说。太傅慰释曰:「王郎, 逸少之子,人才亦不恶,汝何以恨乃尔?」答曰:「一门叔父,则有阿大、中郎;群从兄 弟,则有封、胡、遏、末。不意天壤之中,乃有王郎!」

  27韩康伯母,隐古几毁坏。卞鞠见几恶,欲易之。答曰:「我若不隐此,汝何以得见 古物?」

  29郗嘉宾丧,妇兄弟欲迎妹归,终不肯归。曰:「生纵不得与郗郎同室,死宁不同 穴!」

  30谢遏绝重其姊,张玄常称其妹,欲以敌之。有济尼者,并游张、谢二家,人问其优 劣,答曰:「王夫人神情散朗,故有林下风气;顾家妇清心玉映,自是闺房之秀。」

  31王尚书惠尝看王右军夫人,问:「眼耳为觉恶不?」答曰:「发白齿落,属乎形 骸;至于眼耳,关于神明,那可便与人隔?」

  32韩康伯母殷,随孙绘之之衡阳,于阖庐州中逢桓南郡。卞鞠是其外孙,时来问讯。 谓鞠曰:「我不死,见此竖二世作贼!」在衡阳数年,绘之遇桓景真之难也,殷抚尸哭曰: 「汝父昔罢豫章,徵书朝至夕发。汝去郡邑数年,为物不得动,遂及于难,夫复何言!」46887纵横天地

Power by DedeCms